cssts

【转帖】我是一名运动员,我选择毁灭我的身体

Rust:

冉舒:



一只蠢兔子:







永远不要问值得不值得,我愿意用伟大来形容每一个被伤病击倒又勇敢地站起来的运动员。








夏凝烟:















昨晚在话题区看到的一个帖子,觉得有必要存一下。
















版主说标明作者译者来源出处就可以搬,应该算是授权吧?
































---------------------------
















帖子地址:[翻译团]我是一名运动员,我选择毁灭我的身体
















原文地址:I am an athlete, which means I choose to destroy my body
















原文作者:Zito Madu
















译者:yaoli7086















































































用长期的伤痛换来当下的荣耀,这就像是恶魔的契约一样,无论你是不是职业运动员。































我去找阿方齐医生,求他把我的腿砍下来。他就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































上面那段话是阿根廷著名球星巴蒂斯图塔说的。在他17年的职业生涯中,“巴蒂Goal”摧毁了无数防线,无论是在意甲赛场,还是在国际赛场。他总是喜欢大力抽射,门将绝望地望着皮球进网的时候,球仿佛会爆炸一般。巴蒂是在2005年退役的,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连走路都有困难了。当时他才35岁,但是他的脚踝就连支撑他站着都很吃力了。巴蒂觉得只有把脚砍下来,才能缓解自己的痛苦。于是他真的去请求医生这么做了。真是令人感叹命运无常。 































尽管洗手间离我只有3米远,但我都没法走过去上厕所。那是凌晨4点,我感觉光是站着,脚踝就疼得我快死了。































阿森纳中场杰克-威尔谢尔被查出右脚踝有轻微骨裂。他大概会因此缺阵两个月。这个消息实在令人痛心。在过去几年中,威尔谢尔一直饱受伤病困扰。在23岁的年纪,他的两只脚踝已经都懂过手术了,此外还有很多其他伤病。人们甚至调侃说,“死亡、赋税以及威尔谢尔的脚踝伤病”是人生无法避免的三件事。现在,敌对阵营的球迷们都喜欢叫他“杰克-轮椅”(Jack-Wheelchair)。
















现在的医疗科学,比起20年前巴蒂的时代已经发达了许多。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在未来的某个早晨,30多岁的威尔谢尔面带泪水,乞求医生把他的腿砍掉,因为就连起身上厕所这样的事都变得苦不堪言。运动员们的血肉之躯,一直都还是那么脆弱。
















对于运动员们来说,想要在职业生涯中获得成功,似乎就不可避免地要和恶魔签订契约,以健康为代价,换取实现野心的可能。在通往荣誉殿堂的道路上,总是充满了碎裂的骨头,或是成堆的止疼片。用未来换取当下,我们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诱惑,恐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会答应。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即便给他们机会反悔,也会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己的命运。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常跟母亲进行的傻气的对话。那通常是我躺在沙发上,腿上绑着冰袋的时候。母亲会走进房间,看着我绑着冰袋挣扎着,半开玩笑地对我说,“我想你要不到30岁,就得拄着拐杖走路了。”我则会回应说,“如果那样,我们一定得放鞭炮庆祝一下。”
















身体不过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相信大部分运动员都是这样认为的。它并非受人敬仰的庙宇,而更像是一个交通工具。人们不会过分地关心身体,反而会试着去破坏它。我们会折磨、拉伸、训练自己的身体,通过不断地撕裂与再生,来突破肌肉的极限。这么做,只是为了跳得更高、跑得更快,或是在杠铃上多加上两片配重,从而胜过那些和你一样努力的人们。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嘛,“当你在睡觉的时候,你的对手可正在努力练习呢。”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努力程度了。
















这些话对于励志演讲来说的确再好不过。不过这也意味着,你得一辈子承受这些努力所带来的伤痛。没有哪位运动员能一直保持100%的竞技状态,这并非无稽之谈。至少对于那些处于赛季中,或是在努力提高的运动员来说便是如此。每位运动员都应该先学着成为一个好的“教练”——身体的伤痛是无法避免的,如何去控制身体的好坏兴衰才是更重要的。你逐渐就会了解,什么程度的擦碰和肿胀是可以坚持的,什么程度的骨折、扭伤和撕裂是很糟糕的,是会逼得你花上好几个月去康复,去重新学习行走的。
















不过当悲剧发生的时候,就好像直坠到了绝望的深渊。
















不久之前,我又一次弄伤了我的右膝。我膝盖第一次严重受伤是在大学时代,在2009年的一次足球季前训练中软骨撕裂。那是在一次客场对阵半职业队的练习赛的前两天,我们会在周末连踢两场。我踢了第一场比赛,但在第二场比赛之前,我的腿已经肿得不行了,热身的时候我疼得哭了出来。
















最近的这次受伤仿佛又让我找到了熟悉的节奏:看医生、拍X光、做核磁共振。这一次,X光片显示并没有结构性损伤,而核磁共振结果也是阴性的。
















一位专家在看了报告之后,建议我就“深层组织和骨软骨损伤”进行手术。另外两个,包括我以前的主治医生,他们觉得这些损伤不过就是之前手术带来的结果而已。看来,最初那位医生并不知道我做了这么一次手术。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是一次旧伤复发,于是我开始了长达八周的康复过程。要是过了几周情况还没有好转的话,就得进行注射治疗了。不过有一点是值得庆祝的,那就是在诊断结果出来之前,我就已经辞职去准备这次手术了。我买了一大堆书以及其它玩意来帮助我度过这段无法活动的时光。
















我所担心的并不是难以起身,而是和大多数长时间受伤的运动员所证明的那样,伤病所带来的抑郁才是最可怕的。
















国际职业球员工会发布了一份有关球员心理疾病的研究报告,其结果令人惊讶。在受访的180名球员中,有26%都报告曾有过心理健康问题,其中焦虑、抑郁、营养行为不良等是最多的。接近20%的受访者表示曾有过酗酒行为。
















据这群受访者报告,他们在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河蟹*有过174次严重伤病(1次:32%;2次:20%;3次及以上:17%),这其中有31%是膝关节的伤病,12%是脚踝伤病。同时,这些运动员报告的手术次数为170次(1次:22%;2次:13%;3次及以上:18%)。这其中超过50%的伤病是与膝盖和脚踝有关的。
















这些数据令人不安。某天,你是全人类中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最顶尖的那1%,但是隔天就连上下楼梯时,腿上都会传来难以忍受的痛苦。在手术之后,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像行尸走肉一般躺在床上,等待着身体康复,等待着针口愈合,等待着肿胀消失。最后呢,训练员们又会无情地摆弄你的腿,为的是让它们“恢复活力”。他们全都是骗子,全都是施虐狂。 































不过,在这漫长的康复过程中,你还会碰到一个可怕的敌人。它是我们的老熟人了,不过又换了一张新面孔——自我怀疑。
















我们都承认,运动员们最有力的武器之一,便是他们的自信心了。一个运动员要是失去了自信,就算天赋异禀,也会泯然众人。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也是这样,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就会在焦虑与无所作为中虚度年华。
















怀疑总是会存在的,就算在完全健康的时候也一样。投篮不顺、失误频频,这些都是时常会发生的。 































如果我挺过来了,也没什么损伤,那很好。如果没有,就算要哭,也得是在一个人的时候。































接着你可能会质疑自己的天赋。我真的有能力踢这种级别的比赛吗?别人真的比我好上太多了吗?是不是该放弃不切实际的梦想了?这些想法很常见,它们的好处在于能帮助你走出糟糕的感觉。你会选择通过其它方式帮助团队。在一时受挫之后,我们还是有别的武器的。
















然而,在你受伤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来这样对付自我怀疑的情绪了。你可能会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好。如果这样的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你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好了”,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样一来,每天就变成了无尽的自我拷问。你会感到度日如年,内心的痛苦会让人想要大哭大喊,这样的情绪也会被你投射到周遭的人们身上。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可恶,而你也会在这种状态下越陷越深。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你没有办法做自己最热爱的事情了。而更糟糕的是,你无法改变这一点。你只能等待,再等待。
















在复建过程中,运动员要克服的最大挑战就在于,不能觉得自己还会再次受伤。如果这么觉得,他根本就没法继续比赛。通常,在腿部受伤后,你会先进行数周的固定单车、椭圆机训练,然后去进行各10分多钟的慢跑。刚开始跑的时候,你会觉得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自己是在跑道上跛着的。然后就需要去不断地尝试,直到你的头脑中不再觉得——我的身体坏掉了。
















我自己有一个特别的办法来克服这种恐惧。在我碰到这种麻烦的时候,我通常会过一会再回到跑道。然后就像要进行空中跳伞那样,大吼一声“去他丫的!”。接着闭上眼睛,义无反顾地在跑道上狂奔。
















如果我挺过来了,也没什么损伤,那很好。如果没有,就算要哭,也得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我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应对办法。毕竟每个人的痛苦都是不一样的。
















可是有的时候,伤病情况实在是过于严重,运动员再也没能恢复信心。他们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普通人的世界里,眼神懵懂,内心破碎。只要看一眼就会发现他们似乎少了些什么。他们和从前不一样了。他们辗转流离,直到再也没有队伍接纳他们。他们的职业生涯就这样呆着遗憾消逝,人们只能用“要是没有伤病”这样的字眼去缅怀他们。 































这不单是财富的问题,这关系到那些撕裂的韧带,断掉的骨头,头痛的时刻,复健的过程,这些东西才是更重要的。































对于很多球员来说,退役后的生活是更加凄凉的。没有谁能够在退役时都不受伤病困扰,不过至少有一些幸运的人们,可以开启自己的新篇章:他们或许有能力或精力去当教练、评论员,或是在某处悠然而居。
















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的研究显示,现役运动员的心理疾病率为26%,退役后这一数字上升到了42%。其中20%有倦怠和抑郁症状,30%有酗酒行为。
















曾有人对NFL运动员进行了研究,大部分都报告称自己难以在退役后应对伤痛。NHL运动员,甚至是大学运动员,报告有抑郁的人数都非常多。
















那些退役的运动员们,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被多年辛苦训练所积累的伤痛所折磨。巴蒂恳求医生锯掉他的腿;法弗失去了女儿参加夏令营的记忆;迈克尔-扬由于跟腱和肩膀伤势而离开了棒球界,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运动员受着脑外伤或是抑郁症的困扰。
















这就是体育的现实,运动员们在享受荣誉的同时,也要承受之后的伤痛。当我每天去进行膝盖复健的时候,我都清楚地知道今后将会怎样。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知道其中的风险。用一身的伤病换取冠军、金钱,以及粉丝的崇拜,场上无比荣耀,场下却宛如枯骨。
















而对于那些登堂入室,终于成为传奇的人们来说,所付出的伤痛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看到他们在年轻一代面前竭力去捍卫自己的名字和荣誉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不单是财富的问题,这关系到那些撕裂的韧带,断掉的骨头,头痛的时刻,复健的过程,这些东西才是更重要的。这些就是他们的生命,是他们最为珍视的东西。 
































---------------------------------
































亮帖里有一个回复是这样说的。































你首先要有这个天赋,才有“一辈子伤病换十几年光环”的资格。































残不残忍?当然残忍,当然还是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扑上去。
















坐在电脑前当个键盘侠吹吹水张嘴就说人玻璃实在是太容易了。
















还是祝愿天底下所有的运动员都尽可能地健康吧。












“我想象的足球应该是全攻全守,简单、快速、充满力量,把握住千分之一秒即将流逝的空挡,然后一击制敌。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我不得不全世界寻找天才球员,寻找认同我的足球理论的球员。其实这个世界上天才球员多如繁星,但是后天不科学的训练方法,放纵的生活方式,对待足球的淡漠导致了这些天才的夭折。我之所以喜欢年轻的天才球员,正是因为可以在其人生观尚未成型的时候,教他踢足球,教他做人的道理,教他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如果在场上的11个人,拥有同样的信念和目标,达成完美的足球的那一刻,绝对不是白日做梦。49场不败,我几乎认为完美足球就要成型,战胜皇马、尤文的比赛都可以看到完美的影子,但是还不是。在围棋里,最后的苦求不是那虚无的‘棋圣’头衔,而是被称为‘神之一著’的一手棋,是的,我苦苦追求的就是一场完美的比赛。”

Zerkalo

Mercutio从不说爱他。


如果可能,他尽量避免使用这个他也无法理解、更无法掌控的词。一方面,Mercutio深知这关系是极私密的,除了他二人外没有更多的参与者,他们的灵魂迫切依附着彼此,他要使用一种密语,是不可破解的,不能察觉的,它呈现一片私人的黑暗;另一方面,他又发自内心地被巨大的力量所攫获,他穿过透明的夹层,到达所有时空所有维度的焦点,就像在空中滑行,折叠的点、线、面消解在他的痴迷之中,他可以说这是原原本本的痴迷,对于Capulet子嗣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呼吸,他所传递的咒文。他们共享这最高尚的与最低贱的,语言使人迷惑,词语尤甚,爱情是怎样的呢?爱是神性的,而情却是贬损人类的确切原因,Mercutio能说他不享受匍匐在Capulet子嗣身上,青色的神经穿透表皮而纠缠的狂喜,或是不能在静观他时沉入最祥和的平静之中吗?他恨不得切断自己的所有经脉,以避免怀疑和自卑感的影响。Mercutio渴望疯狂,他为力量着魔,又对此不屑,他既是Escalus,从血脉中传承的正统的权能者,又是维罗纳的败类,世纪的臭虫。这些维罗纳的年轻人,中年人,他们生在金银堆里,出现在密涅瓦的织锦上,他们在礼拜的时候窃窃私语,Mercutio,他不是教堂的朋友,不,他知道站在正中央的神父,他们在深夜里讨好他,低声下气地跟在后头,他把他们领进基督的女儿们漆成朱红色的大门里。流浪汉睡在教堂里,神父却睡在大街上。他看见Tybalt跟在领圣餐的队伍之后,从教堂尖顶的方形小窗之上,他们靠在回音壁的两头,Tybalt对他低语,声音顺着石壁爬进他的耳蜗。


他想要Tybalt对他忏悔,忏悔一切他们所共谋的。向罪人忏悔,正像他蹲在红色大门以外高声向神父告解一样。不对,不一样,他不想搞砸任何事,甚至不是为了讥讽,从一开始,从生命之初,从脐带之间,两位毫无瓜葛的母亲,她们腹中的孽种从某种灵的通道中达成了共谋。他的记忆欺骗他,他的思想则彻底地蒙蔽他。梦境不能满足真实的体验提供的力量,某种意义上,他使Tybalt对他剖白,难以想象,声音的元素,石壁因气流而促成的微小形变传递信息,既是信使又是镣铐。一定有计划,有正在执行的计划,无关家族、价值与荣耀,他猜想Tybalt脑海中的事,猜想他面临的通道。我们的共谋,我和他的,我们要杀死彼此。


他从小有这种古怪的感觉,在知晓生死之前,这表现于一种异动。Capulet的子嗣更早地体会了这种感觉,被剥夺的凌辱感。Mercutio同情他,家人教育他这样,他也真正这样想。他们是糟糕的人,但任何人都不该遭受这样的灾难。他加入了施暴者,这多少有点令人疑惑,无疑他承受了儿时玩伴的所有怨恨,Montague的儿子是个只赏风月的浪漫诗人,他的朋友则出身低微。街头挑衅或者巷战,争夺身边的女眷,他用扰人的荒唐化散Tybalt的怨恨,他们都精疲力尽了,实际上,谁也不能代替他。如果仇杀将要了结一方的生命,那么致命的匕首,最亲密的处决方式,当他的手指贴在对方的动脉上,他将是最后听到此人心跳的人,匕首必须握在对方手中。如果他是处决者,抑或是受害者,殉道者……


Romeo与Juliet恋情的传闻没过两三天就传遍了全城,Capulet将自己关进书房,谋划与Escalus联姻的事。仇恨已经过时,像布满灰尘的罩衫,应该一把火烧尽。是出于什么原因?Capulet要做的事太要紧,决不能出一点差错;Tybalt的族徽,他的家园,他的轨迹,如果Juliet爱自己,不同于对兄长的爱,或许,有兄长的爱已然足够,这一家人都是冷酷的,他们分享同一个姓氏,Tybalt再清楚不过了。姓氏赐予他家园,也摧毁它,或是说,先摧毁它,再用赝品搪塞。时辰到了,不仅仅是一个进行中的计划,而是多种不可言明的路径,他全都看得见,这些路径在某一点消失了,汇总在深夜之时,他的命运不是线性的,当他看见、听见、触摸一切,他找到自己感受的理由,这些理由是连贯的,是残片状的,是迂回的,它同时是这一切,什么也没有遗漏。在生命之前,在记忆之前,他的生活只是可悲的一小部分,他自己也轻蔑它。有一个时刻,一种情感,一种欲望,他并不那么想为父母报仇,Romeo践踏了他,Romeo的存在正为了否定他,或许这只是他的恐惧。什么样的关系真正创造了他,或者,把他从缠绕的蛇穴之中,他的亲生父母的避难所,藏匿罪恶之处,有手将他拉出来,没有忏悔,没有赎罪券_上帝竟亲口索要黄金;他对他的拯救者这样说:“我们将在罪的终点共享永恒。”


匕首是从肋骨间穿过的,没能一刀致命,他嘲笑了这天生的剑士,倒在Romeo怀里。没什么好哭的,维罗纳的年轻人实在太多愁善感了。Mercutio盯着Tybalt,刀尖还在向下滴血,自己的所有信息都在流失,从肋骨间翻起的皮肤,从这不大不小的洞中。Tybalt哭了,他像发狂了一般大笑,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你是什么,不过是落魄的诗人,最重要的,你是丧家之犬,你的脑子里没有理性,现在是我胜了,你明白吗?他向后退了两步,Mercutio的手垂下,他看见他的脸,Mercutio的身体是冷的,Capulet的子嗣,他完成了使命,在这一刻之前,没有人掉落,Mercutio无时无刻不在好奇自己的命运。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