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ts

Евгений:

的确,我们是这样相同的方式出生的,谁不是呢?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是这样诞生的。他与我共同享有这些特质和基因,而我们却发展成了不相同的生命体。他并没有长完全,他并不是像我一样能够出人头地的优秀的胚胎,而我们的生长,的出生是一模一样的,这些区别发生在辐射,在剪掉栓塞我们的脐带的时候。在我22岁的时候,我所能做的,我对冰面的绝对控制,我的自由建立在冰面之上,他那时候只不过是一个无用的分子。并没有错,我们的诞生有时间的差异,但对我来说,因为我与冰相连,这些时间不知不觉埋在下面,以我而言则并没有经过这样长的挣扎的时间。你说我在等待他发育完全?并不是,他并不值得我作出这样的努力。我是在为了自己填埋时间。我的确比他优秀,我生活的同时代这些种子疯狂地钻出冻的坚硬的冰面,冰皮始解,冻土仿佛迸裂。这是他无法想象的,他人生也已经错过了这个,而他却没有为自己留时间,这样的愚蠢是无法想象的。

你说我们有相似之处,应当停止针锋相对?你并不明白我们没有相似之处,的确我与他融为一体,而那是本体的薄弱缓和,并不是出现了相似的构造。你说他也拥有我这样的艺术般的能力?我从未认真看过,姑且就当你说的有你的依据吧。

但我知道他没有的,他怎么可能有?他对自己,就像对别人,或者别人对他一样。只有鄙夷,怯懦,他什么都不敢做,他不是在改变时代,改变风向,也不是在返璞归真,他是倒行逆施,他给自己装饰美丽的言辞,他以为这样能掩盖他个体生长的残缺吗?他毫无勇气,也缺乏创意和魄力。他的确有美丽的滑行,你说我不愿承认他与我的相似?我并没有拒绝承认。但相比来说,我是虔诚的,我是冰原上最原始也是最本源的滑行者,对我来说滑行是本能和天赋,而他仅仅是美丽罢了。这也是他的残缺,他的失败,他那些破碎的,颤颤巍巍的四周跳,他甚至没为自己留时间,他从未遇见草木生长,花儿盛放,他从未见过如同我这样的滑行者,他甚至是认知短浅的。

Patrick:

我并不惊奇,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否认我们诞生的方式的雷同。我并不认为作为孪生我们应当一直以这样联系的方式发展我们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他那将是可悲的。

我不喜欢他?我没有这么说。 Евгений代表了一切,对于滑行来说,对于《献给尼金斯基》,对于他的生长。他如同一朵绽开的郁金香,或者更寒冷的,可惜我并不了解花。我为什么反对和他成为相同的,共生的。我们本就有雷同和分歧,但无可否认我拥有未来,拥有时间,而他填埋时间,他把那些东西留在冰缝里,那些东西就把沟壑撑的越来越鼓胀。他那时候穿着一身黑色点缀金丝的紧身滑行服,他修长,像个神父,祭品,我当时告诉自己,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后来完成了许多,我的红色,我完全的纯粹的柔软的红色,我的红色自然而然,在诞生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对他的超越。他嘲笑我,讥讽我。什么?你说那是我提出的?不,我知道他从心底里——他可能祈祷的时候也在冷笑,他可不是善男信女一类的人。

我是否崇拜他?我只崇拜我自己,我的旋转,我的阿克塞尔三周,我的四周,我加上四周是对自己的超越,他拥有这样美丽的,利落的,令人羡慕,令人憎恨的,掩盖他所有其他的跳跃,如同飞翔,或者漂浮。

我们不可能达成和解,他快要完蛋了,而我是无限的。我们拥有同样的基因,而我还有未完全的部分,他却一股脑地膨胀成巨人,怪兽。完全体会是他一般吗,他的金发?他蓝色的,清晰的,带着不可一世的那种目光的瞳孔?我们应当是撕裂的,你明白吗,是被撕裂的,是藕断丝连,是有着联系着生殖的脐带的。我有的时候听到会露出笑容,我知道是荒谬的,你们对于我和他的联系的猜测,对于我们之间仇恨的调解的伤神。他的黑色,他的完全的挑逗和他难以置信的冰上舞步。

可是我们,完全没有关系,也完全没有任何联系起来的价值和依据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