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ts

Umwelt

对他来说,选择已经很有限了,且随着时间推移,年龄增长,他的选择将被掌握于更高一级人士的手中。他现在还享有一定的自由,他在伦敦远郊的房子,他的家庭,在这其中,他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杉树,并在两边架了两个滑梯,他还没有孩子,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生育将成为他挣脱限制的个人权利的遗留。在他这个年纪,进出科尔尼还无须受到监管,即使他不过27岁,甚至称得上是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但无论从竞技状态还是出场效果来看,不能不让人怀疑他是否已将近退役了。

他接受了新的续约,或者说恳求留下来,27岁,虽然是运动生涯的顶峰,却是潜力发掘的暮年,Theo在赋闲的这段时间里,重新思考他在这两年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队伍的角色。我们现在谈到阿森纳,已经不再是两年前,自然也不是更久远之前的阿森纳,除去属地和名称、教练的持久,微妙的变化已经正啃噬着象征精神的方尖碑。在这不温不火的两年中,队伍的核心已移花接木,当然,他不得不说,这可能是向善的改变。Alexis和Danny,充满对比赛的热情和对冠军的渴望,在他们身上流淌的大约就是最适宜竞技体育的血液,甚至是一种有益的贪婪。Alexis在队内如日中天,由于他的眼界,他有权凌驾于所有队员之上。换作是Theo年纪更轻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接受这种等级,这是一种有效率的,有组织的,常规的体系。一切都发生在Theo离开的北伦敦德比之后。那个赛季对于Theo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一个没有核心球员的赛季,更是一个背负耻辱的赛季。他们承接的是9年无冠的尴尬,处于一个松散的体系当中,输掉了大多数的关键战并一败涂地。但对于Theo来说,前半赛季可以说是一个艺术的赛季,当时没有一个领导者,一个领军人物,而是基于战术理念,进行个人的、集体的阐释。在两年前,他想,他认为踢比赛是一件快乐的事,不是为了争取任何的锦标,而是真正的阐释,对足球可能性的发掘,一个普通的边锋,一个平庸的边锋可以实验的风格,正是这个让他们输掉了关键战,但前半赛季的半程冠军,或是一种理念,Theo认为,在他受伤之后,在那一场精彩的胜利之后,这样的理念也逐渐消亡了。

Tomas,最后一个代表阿森纳旧日辉煌的艺术家离开球队。Theo随队去送行,人们爱戴Tomas,因为他不仅是一名极为优秀的球员,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相当于是阿森纳的活化石,Theo曾经和他的关系并不亲密,实际上,没有人能真正接近Tomas,也许除了新晋入队的Peter,不,没有人真正明白Tomas怎么想,对于这个队,对于自己的现状有什么想法。Theo同他人也不亲近。特别是经过了改朝换代,在教授甚至弯腰屈服的前提之下,大多数人都随着治队的理念或多或少地改变,或干脆被疏远了。令他难以想象的是,在两年之前,品格如白纸一般的Aaron也成为了新阿森纳中的一员,他们现在的追求已经改变了,总算回归正道,争取冠军,这是一个负责任的俱乐部的任务。只消审视当时情境下的主力构成,Jack久疏战阵,Santi在任何体系中都怡然自得,Per已因年纪而进入半退休状态,他除了在赛道上以外对右路的小伙子一点也不了解。Kieran逐渐被人忘在脑后。一切都改变了,他不无遗憾地感慨。Theo Walcott,他是Robin时代的遗孤,甚至赶上末班车与Thierry同场竞技过,他可以毫无疑问地,骄傲地介绍自己的出身,自己的早年成就,却不能在谈到现状的时候底气十足。接过Thierry所传的,所代表的14号,他认识到一个可称关键的问题,成为伟大的人物,不仅要有成为伟大人物的能力和天赋,还要有同等贪婪的心。他的一丁点豪情壮志早已被伤病磨去了,他的心平和而沉寂,他现在不再需要证明自己,作为14号,或是阿森纳曾经的希望之星,这些名号是吝啬的,它时间长短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对自己毫无裨益。

他的自由在竞技层面上,已经被挤压,被抽取。没有人拥有自由了。但余下的运动生涯他反而无需这样的外赋的自由,他将按照他所理解的完成比赛,他想着。他闲逛离开训练基地,他现在每天的专门训练都经过详尽的安排和规划,从现在这一刻起,他失去了俱乐部,俱乐部却没有失去他,他成为这其中的无足轻重的一分子了。

Theo的朋友已经离开主流足坛很久,本次欧洲杯出局,提起Robin的人已经很少,提起Theo的人也多带着嫌恶。Robin对此沮丧,他们搭乘同一班上岛的船。我们是无处可处理的,就如同我们从没拥有过过去一样。上岛的船每天只有一班,回大陆的船则一周一班,岛不大,有十户居民,其中四户经营旅店。Robin邀请Theo来岛上小住,Robin受他人邀请,或许是Tomas,他始终不肯说,Theo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他说,我什么都没有,自然也什么都没有过。Robin不说话了,他们并排坐着,Robin的兴致去了,他们抿着嘴,双手交叠在一起,拘谨而互抱着敌意。Theo心里萌生了结束旅途的想法。他们终于登岛,没有人来迎接,景色也不好,Theo坐在路边石头上,他想着科尔尼,他确实地失去了它。

评论

热度(1)